陜西辱罵初一女生的老師道歉瞭,但“我們”等的道歉可能永遠都不會來

這是思維補丁的第475篇文章

非常喜歡的一首歌,推薦聽聽。

基於CC0協議引用。

(一)

有多少孩子的人性是在校園裡被扭曲的?我不知道,但似乎是有的。

這個世界第一次考驗我的人性,是從一朵小紅花開始的。

那是一所鄉村小學,從鐵銹斑駁的大門邁進來,迎面三排房子依次簡陋地堆在空地上,每一間屋子就是一個年級,老師們的辦公室設立在在最外面的一排,審視著這一群正在成長的世界觀。

那天,老師找我談話,她看著我的腦袋,我看著她的鞋子。我們之間進行瞭一次在她看來是“榮譽”,而在我看來是“背叛”的話題.

老師說,慧超,你作為三好學生,是不是應該協助老師?

我沖著老師的鞋子點瞭點頭。

老師說,慧超,你作為三好學生,是不是應該監督同學?

我沖著老師的鞋子保持腦袋不動。

老師說,慧超,分數高隻能做三好學生,德行好才能配發小紅花。

我沖著老師的鞋子保持腦袋不動。

這是很多80後同學都曾經歷過的談話。

你懂的,這是一次“臥底行動”,老師需要一位深入同學內部的線人,一旦小夥伴中出現瞭行為不端的同學,老師需要得到你的“小報告”。

我當然答應瞭老師,因為我根本沒有勇氣拒絕,但我決定不舉報任何小夥伴,即便其中有一些熊孩子我也看不順眼。

然後,沒幾天,我就被別的熊孩子告瞭。

一份長長的名單出現在老師案頭。全班十幾名小男孩,被人揭發聚眾吸煙。

小學生聚眾吸煙,那可是比成年人聚眾淫亂還要過分,還要嚴肅的事情。

當然我必須承認的是,這其實不是誣陷。我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很痞性地叼起瞭香煙。但隻是模仿大人吸煙的動作,煙氣在口腔裡轉一圈就吐瞭出去,我們那時並不知道香煙是要吸入肺裡的。

沒有經歷過“打手板”的教育不足以談童年,下課後,我們一行熊孩子被集體叫到辦公室,一個挨一個地伸出怯生生的小手。

老師手持一截塑料尺子,凌空劈下。根據我的經驗,最好第一下直接將手打麻,這樣接下來的啪啪啪會好過不少,如果第一下沒有打麻,伸出去的小手往往會因為疼痛而自動下降高度,這時老師就會用尺子用力從反方向抽一下那隻小手的手背。

這種遭遇令我總結出一個真理:“手心手背都是肉”這句話是不科學的,如果你的手背挨過板子,你就會同意我的話:手心是肉,手背隻是肉皮。

坦白說吧,那種啪啪啪真的太疼瞭!

但這隻是熱身而已。迎接我們的終極懲罰是以半蹲走的姿勢,圍著操場繞20圈。

所謂半蹲,就是雙腿以45°角做半蹲狀屈服,雙手交叉抱在腦後,當你的腿實在因為酸痛而不得不站直的那一瞬間,老師的棍子會十分精準地落在你的屁股上。

相信我,除瞭小白兔兒,地球上很難有哺乳動物可以將這個姿勢標準地保持五分鐘以上。你問我誰是小白兔兒?媽的智障,小白兔兒就是吃胡蘿卜的那個小白兔兒啊!

所以我人生中第一個痛恨的角色就是“叛徒”。叛徒的一句話,可以讓我以半蹲的姿勢圍著小學操場,在全校師生的註目禮中,在老師用木棍敲打姿勢不規范的噼啪聲中,像個滑稽的懶蛤蟆一樣走上20圈。

第二天早晨我尿床瞭,這讓我懂得瞭一個至今受用的道理:

你昨天還信任的小夥伴可以為瞭一朵毫無用處的小紅花把你搞的尿失禁。

我從小學開始,本能地對周圍的人存在一種警惕和戒備的心態。我總感覺,當下和你嬉笑怒罵的小朋友,隨時可能將我的小秘密告訴老師,用來換取一朵我也能送給他的小紅花。

長大後超超讀瞭很多書,愈發清醒地認識到,一個小學老師去鼓勵孩子告密,揭發同學們的小秘密,是何等惡劣的一件事,惡劣到這個老師自己可能都沒有意識到,他在鼓勵一種多麼陰暗、多麼扭曲人性的事。

《人民日報》評論說:“不告密,不揭發是道德底線。”

“告密成風的社會,是人人自危的社會,告密使人與人之間失去基本信任,甚至相互侵害,沖擊人們的價值判斷,毀掉社會的道德基礎。”

在我看來,一個鼓勵小孩子間進行檢舉揭發和道德檢查的教育制度,是突破社會底線的扭曲價值觀,培養出來的孩子,在未來的某天,可能會將自己媽媽的命賣錢花。

(二)

迄今為止,我遭遇過最令我難以忍受的一次人格上的侮辱,來自我的老師。

上初中的時候,超超的語文很好,120分的試卷,每次月考都在100分以上,其實當時我就懷疑我那下流淫蕩的文風,一眼就能讓語文老師看出來,所以每次都給我一個很高的作文分數。

我的數學成績當時是我整個人生最巔峰的時期,絲毫不吹牛逼地說,120分的試卷,我考到117分,丟的那三分還是因為馬虎。

唯一不好的是英語。

我上的那所初中,距離縣城需要近一小時車程,在處處拼關系的38線城鎮,隻有學歷低能力差傢裡又沒關系的英語老師才會分配到這所初中。事實上,我在上第一節英語課的時候就能感覺到這位老師的怨氣。

語數外三科,語文數學都堪比東方不敗,但英語卻像韋小寶一樣連花拳繡腿都耍不上來。我想,這多少令英語老師對我有些看法,所以課堂上,她經常將白眼拋給我,每次都能讓超超打一個冷顫。

一次因為英語老師拖堂,而超超好死不死地抱怨瞭一句,恰巧被英語老師聽到。然後她把我叫到辦公室,坦白講我雖然做好瞭接受訓斥的心理準備,但並沒有做好迎接一場侮辱的心理準備。

你以為她是怎麼罵我的?

是關切地訓導?

是微嗔的指責?

是盛怒的斥責?

如果是這些,恐怕我早已經忘記瞭。

是最不堪入耳的辱罵,是真真切切的辱罵!

操你媽的,我辛苦上課為瞭誰啊?你不願意聽就閉上你那張逼嘴,操你媽的!別人怎麼沒意見呢?操你媽的,不想學就滾你媽瞭個逼的……

操你媽!你媽瞭個逼的!你媽瞭個血逼!

這三句話,我的老師對著我吼瞭無數次,十幾年過去瞭,我依然清晰地記得,我的英語老師,一位新婚不久的姑娘,用最不堪的臟話整整罵瞭我一個小時。

而這期間,同一個辦公室裡,至少有三位以上的老師,漠然地任這一切發生著,沒有勸慰,沒有阻止,甚至沒有人問一句,為什麼?

而我,一直低著頭。雖然我內心極力告誡自己一定要忍住淚水,乃至當眼眶濕潤的時候我用牙齒用力咬自己的舌頭,希望自己以不落淚的態度來反抗這種屈辱,用以顯示一個男孩剛剛建立的自尊心,但我失敗瞭,我的眼淚根本忍不住,稀裡嘩啦地掉。

我終於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那年,我十五歲,是這輩子唯一一次被老師罵哭。

(三)

我當然不能說,英語老師的一次辱罵,直接打消瞭我的學習興趣,葬送瞭我光明的前程,這是不客觀和昧良心的。

我英語不好當然和自己不努力有直接關系,但在第二天,我的確用圓珠筆芯的藍色油墨毀瞭英文課本,從此在英語課上兩耳不聞臺上言,一心默念倒計時。

雞湯文常常教育我們,要感謝那些傷害你的人讓你成長。我想說:去他媽的吧!

我不感謝她。辱罵就是辱罵,辱罵和批評不同,辱罵就是辱罵!這種侮辱性的傷害,並不會刺激一個人的成長。13年之後,我對她的評價依然是:

潑婦,恥為人師!

前些天,看到新聞上“學生20年後打老師被判一年半”的新聞。很多人評論說這個人魯莽、幼稚且心胸狹窄。

我也覺得打老師這件事情嚴重不妥,但真的,我其實能理解那名男子心中經年的委屈與羞辱。

沒別的原因,因為我也經歷過這一切。

三尺講臺,神魔共舞。今天回過頭去,看看那些我曾經經歷過的教育,真的會莫名的有一種“逃脫升天”的幸存感。

後來經常在新聞上看到,某個人們很難在地圖上發現的小學,又出現瞭老師猥褻或強奸學生的事情,即便那些小女孩可能連牙還沒換完。

在陜西商洛,一名初中女孩頻頻在課堂上被老師辱罵,乃至號召全班學生罵她“賤人”,無奈之下,女孩自己偷偷錄音取證,舉報瞭老師的新聞,刷爆瞭各大媒體,當地教育部門不堪輿論壓力,終於承諾要“嚴肅查辦”。

時代還是進步瞭,在我的印象中,小學乃至初中階段,我和同學們經歷過的體罰、辱罵以及各種形式的羞辱和冷暴力,幾乎是司空見慣的“日常行為”。

最新的消息是,這位當眾辱罵女孩的老師,當面向她及傢人道歉瞭。且不論是否真誠,至少她得到瞭這樣一句道歉。

可惜像我一樣的孩子,遭受瞭同樣乃至更甚於此的羞辱謾罵,卻從來未得到一句,哪怕是漫不經心的道歉。

這裡是思維補丁,謝謝你的閱讀。

【你還可以讀】

【作者簡介】

慧超,前媒體人、資深品牌公關顧問

已出版《這個世界不欠你》

作者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作者

—End—

若覺可讀,歡迎推薦給朋友,甚幸!

思維補丁隻提供觀點,不提供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