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可以不是最棒的,但你千萬別是最胖的

推薦

作者:熙榕

來源:樂天行動派(ID:letianxingdongpai)

編輯:留木

貧窮和胖是可以循環的……

不說瞭,我去運動瞭!

● ● ●

孩子,你可以不是最棒的,

但你千萬不要是最胖的!

中國傢庭的餐桌上,我們從小到大應該都聽過這句話:“多吃點,胖點好。”

這跟中國人“以胖為美”的傳統觀念有關:

(唐朝的標準美女:面如滿月、身材豐腴)

因為在古代,生產條件差、戰亂頻繁,社會生產力低下,物資極大匱乏。在這種環境下,尋常百姓每天隻能絞盡腦汁地想:怎樣生存下來?今天吃什麼、明天吃什麼?傢裡的糧食能夠吃幾天……不受餓就已經很幸運瞭。

擁有豐富的食物並且攝入超出人體需要的營養,這是貴族階層才有的條件。所以在古代,胖子不一定美,但胖子一定很有錢!

所以那時候的社會風氣是,人們總想吃胖一點,來顯示自己“衣食無憂”,所以也就有瞭“打腫臉充胖子”的說法。

但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胖子都很有錢”這個說法還是一定的嗎?我們先來看看,怎樣算是“肥胖”。

世界衛生組織對超重和肥胖的定義是:可損害健康的異常或過量脂肪累積。

現在世界上的超重和肥胖人口狀況:

一份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2016年,估計有4100萬5歲以下兒童超重或肥胖。一度被視為高收入國傢問題的超重和肥胖,如今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傢,尤其是在城市環境中呈上升發展趨勢。自2000年以來,非洲5歲以下兒童的超重人數已增加近50%。2016年,5歲以下超重或肥胖的兒童中,近半數生活在亞洲。

2016年,超過3.4億名5-19歲兒童和青少年超重或肥胖。5-19歲兒童和青少年的超重和肥胖流行率從1975年的僅4%大幅上升到2016年的18%以上。

報告顯示,許多健康風險都與兒童和青少年超重有關,包括高血壓、呼吸系統疾病、幾種骨科疾病、糖尿病和血脂濃度升高等。最令人擔憂的發現是,在中國、巴西和印度尼西亞等發展中國傢、中等收入國傢的青年和年輕成年人的肥胖人數自1980年以來大約增加瞭兩倍。

一位來自波士頓兒童醫院醫學部兒科總科的醫生詹妮弗(Jennifer k. Cheng)表示:由於社會和傢庭的忽視、貧困的環境以及各種復雜因素,越來越多的兒童和青少年患有嚴重肥胖癥,並且,患肥胖癥的兒童和青少年大多來自貧困的傢庭。

報告和醫生的話顯示出瞭兩個重要的信息:

    全世界的“小胖子”越來越多,增長速度超過瞭“大胖子”的增長速度;
    “小胖子”們大多來自貧困傢庭。

為什麼會導致這樣的現象?詹妮弗說瞭這樣一個故事:

露西,一個13歲女孩,還有她10歲的妹妹傑姬,兩姐妹有著長期的不遵醫囑、進行性病態肥胖癥以及嚴重的共存癥狀,包括Ⅱ型糖尿病、高血壓、血脂異常、肝臟異常、阻塞性睡眠唿吸暫停嚴重、社會心理功能不良和長期曠課。

最近,在露西和傑姬的母親同意加強門診監測方案後,她們仍然錯過瞭很多次醫院重要的預約,因為醫生無法聯系上傢長。作為女孩們最新的兒科醫生,詹妮弗曾多次建議派一名護士來協助傢庭醫療管理,但是她們的母親每次都拒絕。

露西和傑姬住在一個擁擠的高犯罪社區的廉價公寓裡,她們的單身母親早就放棄瞭尋找工作的念頭,她努力通過拼湊補充的安全收入和營養援助福利來掙紮著養活自己的孩子。

通過這種貧困的循環,她們的母親在成長過程中沒有什麼正面的榜樣,而且學業上也不夠成熟,十年級時輟學的她,從來沒有被教過如何烹飪或保持預算,她微薄的補充收入迫使她在食物和公用事業之間做出選擇。事實上,她沒有回應醫院的電話的原因是,她的電話服務欠費瞭。這正是無數個底層傢庭兒童故事的縮影 —— 監護人疲於應付生活開支,沒有多餘的精力和金錢來照顧孩子。

除瞭這種無法改變的傢庭環境因素外,最普遍而現實的原因就是:貧窮。

美國的蔬菜、水果等低熱量、有營養的食物,相對那些廉價的高熱量“垃圾食品”而言,價格比較昂貴:

(圖片來自知乎)

貨架上的價格標簽告訴我們:胖很容易,瘦卻是一件昂貴的事情—— 高糖高脂食物犧牲瞭其中的維生素纖維素等成分,以換取單位卡路裡更低廉的食物成本。

詳細來說就是,人每天需要攝入的熱量都是固定的,這時候,手頭不富裕的窮人們,隻有選擇價格低廉、高熱量的垃圾食品,因為一瓶汽水、一根熱狗就可以抵一頓飽飯,但是這樣的食物,熱量很容易過剩導致肥胖;吃一頓健康的飽飯,價格是高昂的,因為蔬菜的營養豐富,但是熱量低,有錢人能夠承擔這樣的支出,因而在補充瞭一定的熱量的同時,他們也攝入瞭足夠多的營養,其肥胖率要遠遠低於每天吃5個漢堡的窮人。

一部反映食品安全的紀錄片《食品公司》(Food, Inc.)中The Dollar Menu這一段說明瞭一些問題。

由於生存壓力大,通過健身、醫療等方式來實現身材管理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同時,有研究顯示,攝入脂肪和糖類能給個體帶來滿足感,緩解抑鬱情緒。糖類、油炸物等高熱量垃圾食品作為苦痛的安慰劑,已經身患肥胖癥的窮人更容易沉淪其中。

著名作傢芭芭拉•艾倫瑞克為瞭寫作《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傢化身女服務生》一書,拋棄瞭高收入的體面工作,徹底斷絕與親友的來往,在陌生的城市體驗底層勞動者的高強度體力工作。她在書中承認,高糖奶酪和劣質白酒是她在一天下來不多的樂子之一。

底層勞工在經歷一天枯燥緊張工作後,通過高脂肪食物和酒精簡單粗暴地滿足其精神娛樂需求,似乎是最廉價最省時的方式。“吃糖”不隻是身體層次,而更多的是精神層次的需求。

所以,一個工資低、住的遠、時間緊、無多餘精力的窮人是沒辦法吃的健康的,隻能聽天由命,趕上體質好,就瘦,趕上體質差,就胖成球瞭。

就像《貧窮不是我們想的那樣》一文向大傢介紹的“貧窮的循環”一樣,肥胖似乎也制造瞭一個無奈的循環—— 窮人們沒有錢和精力去獲取優質營養的食物,也無法科學有效地管理自己的身材,於是他們變得越來越胖,他們的後代也越來越胖。

在過去的十年裡,針對患有肥胖癥的青少年兒童,研究人員提出瞭一系列減少肥胖的幹預措施。這些幹預措施包括:

限制給兒童播放不健康食品的廣告;
改善學校飲食;
利用稅收減少不健康食品的消費;
提供補貼以增加健康食品的攝入量,並利用供應鏈激勵措施來增加健康食品的生產等。

近年來,一些國傢已開始執行其中一些政策,但尚未顯示出重大的進展。肥胖癥發病率和增加率最高的許多國傢,是那些國民收入水平低或中等的國傢,同時也存在著其他形式的營養不良的高發病率。這些國傢的營養方案財政預算普遍有限,主要依靠外部捐助者,它們的方案往往優先針對營養不良;因此,在這些國傢,糧食安全問題往往優先於肥胖問題。

2013年,世界衛生組織呼籲兒童體重超標的普遍程度和成人肥胖癥的流行率為零,並提出瞭一系列減少肥胖的可行措施:

超重和肥胖及其相關慢性病在很大程度上是可預防的。支持性環境和社區是決定人們選擇的關鍵,使選擇更健康食品和進行定期身體活動成為最容易的選擇(最具可得性、可及性和可負擔性的選擇),從而預防超重和肥胖。

在個體水平上,人們可以:

限制來自於總脂肪和糖的能量攝入;
增加水果、蔬菜以及豆類、全谷類及堅果的食用量;
定期進行身體活動(兒童每天60分鐘,成人每周150分鐘)。
隻有當人們具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時,個體責任才能發揮最大效果。因此,在社會水平上很重要的是通過持續落實以證據為基礎和基於人口的政策來遵循上述建議,這些政策可使每個人得到可以獲得、能夠承擔以及容易獲得的定期身體活動和健康飲食選擇,特別是對最貧窮的個人。這類政策的一個例證就是對加糖飲料征稅。

食品工業可以在促進健康飲食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減少加工食品中的脂肪、糖和鹽含量;
確保所有消費者均可以得到可負擔得起的健康營養選擇;
限制營銷高糖、高鹽和高脂食品,尤其是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營銷活動。
確保健康食品選擇的可得性並支持在工作場所定期進行身體活動。

在中國,我們還需要扭轉傳統的“以胖為美”、“胖就是壯”等觀念 —— 孩子,你可以不是最棒的,但你千萬別是最胖的。

參考文獻:

[1] Steven L. Gortmaker, Aviva Must, James M. Perrin, Arthur M. Sobol, and William H. Dietz: Social and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Overweight in Adolescence and Young Adulthood, 2017

[2] Jennifer K. Cheng, M.D., M.P.H.: Confronting the 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 — Obesity, Neglect, and Inequity, 2012

[3] Edward W. Gregg, Ph.D., and Jonathan E. Shaw, M.D.:Global Health Effects of Overweight and Obesity, 2017

[4] David S. Ludwig, M.D., Ph.D.:Childhood Obesity — 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 2007

[5] W.H.O: Fact sheets, Obesity and overweight.

● ●●

1

你可能會喜歡:

社會學瞭沒